重新理解“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 微觀視界

                              謝泓2022-06-10 18:48

                              謝泓/文  中國民營經濟的發展得益于改革開放,不斷發展壯大,展現了勃勃生機。改革開放的核心是確定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路線,換來中國幾十年的經濟騰飛。經濟發展成為推動中國社會發展的巨大動力和慣性。

                              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某種意義上是尊重人性、釋放活力、解放生產力的結果,政府基本上是“為無為”,讓市場成為主體,讓市場配置資源。雖然難免存在泥沙俱下,但畢竟大浪淘沙,時間是裁判,歷史會有答案。

                              作為普普通通的企業,對“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認知,往往是非常樸素的。他們的感受是經濟發展的環境好了,賺錢不受太多約束,做事更純粹。對于中國的社會基層,“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一種深入人心的觀念,也深深嵌入了中國社會的各個層面。

                              “凡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這句話雖常被用于調侃,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是用增量供給解決存量問題,經濟增長確實給中國社會發展提供巨大的動能與騰挪空間。比如城市的爛尾樓遺留問題,一旦城市發展,土地增值,解決的難度就大大降低。又如早年國營企業員工安置問題,經濟發展基本面向好,分流也好,購買社保也好,都好解決。

                              “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成為全民共識,在促使政府部門重視經濟發展的同時,也推動政府部門辦事效率提升,畢竟它們需要與快速發展的社會、市場接軌。尤其是從事經濟工作的相關部門,如科技、經貿、外貿、工商等,效率更高、創新能力也更強。地方的招商部門、基層書記、縣鎮長效率更高,他們恨不得披掛上陣,親自操刀。

                              當然,“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也帶來了一些問題,如教育及醫療的市場化改革、重復建設、產能過剩、破壞生態、產生腐敗等等。但問題一定是在發展過程中被解決和消化掉的。

                              經濟發展作為過去幾十年中國社會發展的共識,由沿海到內陸全方位推動全國發展,推動城市日新月異的發展,推動中國大量人口的脫貧,其絕對量占全世界絕對貧困人口的70%以上。可見,社會共識不僅僅是一種價值取向,也是解決問題的基礎。那么作為經濟與社會發展共同的驅動力,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時期,新的社會共識又是什么?“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否有了新內涵?

                              新重點

                              隨著時代進步,科學發展觀、高質量發展、綠色低碳發展等新觀念接踵而至,經濟發展處于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經濟主張,與時俱進理應如此。并且,這些新觀念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主體觀念并不相違背。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新觀念、新思想往往自上而下來自于國家總體發展的頂層戰略。這與改革開放初期“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自下而上的路徑不同,它們需要政府的頂層設計能力,環環相扣,科學合理形成閉環,取得社會共識。如果各自理解、各自行事,就會割裂市場主體,使市場主體疲于應對,讓企業懷疑還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嗎?新階段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更加考驗政府的執政能力。

                              這種情況下,政府的執政是否仍能夠堅持“為無為”?為,是國家戰略、頂層設計、營商環境、市場秩序;無為,是發揮市場主體配置資源的作用。有作為而不僭越,分寸要把握得好,左一分搶了市場主體的鏡頭,右一分便無所作為,讓市場放任自由。

                              進入經濟高質量發展時期,要素供給正在發生改變。經濟建設初級階段,招商引資的重點是土地優惠,土地是要素。但高質量發展階段,土地雖然還是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但卻是低級要素。高級要素是創新、大數據、品牌等,人才是核心。因此我們需要關注的系列問題應該是:如何培養人才、有效供給人才、吸引人才;教育體制是否有相應優化;稅收政策可否為人才體系建設做出調整;居住環境是否有改善等等。

                              與過去幾十年“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直接服務于經濟發展的做法不同,現在的重點是建設促進經濟發展的軟環境。不僅是修橋修路、“鐵公機”和通訊通水通電,這些基礎設施的建設,政府在過去幾十年駕輕就熟。今天卻是軟環境的建設:高效的政府服務、便捷的生活服務、自由自在的市民生活和友善的人文環境。

                              因此,當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重點,不在硬件而在軟件,不是在市場發揮作用,而在市場制度建設;不是在機制,而是在體制。環境好,配套好,企業比較容易賺到錢,高質量發展就能夠更好實現。

                              一旦軟環境建設稍不到位,就會出現政府干擾市場或越庖代俎的現象,導致市場、企業懷疑還是不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因此,我們對于有為政府的理解,不僅是創造硬件的營商環境,還包括建設軟件的營商環境。有為是自我約束、自我管理的有為,不是全能政府的有為。

                              從這個意義上看,科學發展觀、高質量發展、低碳經濟等,核心點在于政府建設更高效的系統,更好的軟環境促進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這才是新時期“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重點所在。

                              如果涉及到頂層設計、制度環境的建設,需要更好的智庫、更優秀的外部智囊參與,包括民間智庫,甚至國外智庫。開放才有活力,不僅是經濟建設的開放,也包括思想、決策的開放。

                              理解商業文化

                              考察全球產業轉移的軌跡不難發現,除了考慮勞動力價格低廉等因素,非常重要的是政治穩定、社會安定,即確定性。亞洲四小龍及中國大陸接受國際產業轉移、引進外資,最重要的就是社會穩定,工人不鬧事。

                              “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質是在塑造確實性的商業環境,屬于商業文化、商業精神,一旦社會缺失商業文化精神,商業社會就會判斷,這是經濟不確定性的地區,是風險地區。

                              近三年來,新冠疫情反復,對民眾的生產生活帶來巨大影響。中國一開始通過武漢封城等措施,迅速控制局面,成為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為全世界的生產生活物資保障提供了確定性。

                              但幾年持續下來,原材料價格不斷上漲、貨物運輸價格上漲、電力供應緊張,且隨著國內疫情反復以及個別地方加碼防控手段,使物流、人流出現滯脹,加速供應鏈緊張。加上國內企業應收賬款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經濟發展出現諸多不確定性,企業正常經營受到嚴重挑戰。

                              由此可以看出,哪怕是疫情防控這么重要的工作,當它跟幾十年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社會共識出現矛盾的時候,社會認知就會出現失衡。

                              在中國社會治理中, “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非常現實的存在,必須面對。疫情防控要主動考慮與經濟發展的關系,在處理好防疫工作的同時,要最大程度保證經濟發展。這就需要疫情防控相關工作取得經濟部門的共識,需在防疫政策上結合經濟部門的意見,取得經濟部門的支持。

                              譬如制造業相關部門,其供應鏈管理的復雜程度不亞于衛生部門的防疫管理。一臺汽車上萬個零部件,缺少一個汽車也組裝不成。

                              上海剛剛平息的這輪疫情“后遺癥”就可能超乎想象,我們不能低估封控中斷供應鏈的后果,更不能挑戰世界對供應鏈安全的重視程度。重要的是,這背后涉及商業經營的確定性、供應鏈的安全性問題,涉及更深層次的商業文化問題。

                              市場經濟下的商業社會,商業信用非常重要。2021年,哪怕全球疫情不斷爆發,我們協會很多企業的外單應接不暇。一開始我也不理解,后來才知道,很多大品牌要加緊囤貨,保證供應。因為保證供應是顧客對品牌信任的基礎之一,不是有沒有商品的問題,而是信任問題。

                              從這個角度去理解什么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就會看到這不僅是經濟發展,還是商業信用、商業文化、與國際商業接軌等問題。如果國內一些非經濟事件,長期影響商業的正常運轉,就有可能發展成為影響全球商業運行的大事件。

                              不僅是防疫部門,綠色低碳、教育及人力資源、安全生產等,如果在制定政策時沒有考慮對經濟部門的影響,具體落地也一定會遭受阻力。

                              未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社會價值

                              改革開放伊始,中國確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路線,是希望與世界經濟發展接軌。實際上,我國基本實現了與世界經濟發展融為一體、實現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目標。

                              但如今中國經濟體量已達到世界第二,如果經濟發展降速,我們一定要思考社會共識的新內涵是什么,重新思考“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社會價值是什么。在中美競爭、地緣政策博弈的大背景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內涵也會發生變化。

                              “高質量發展”則可以被視為新時期“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社會共識。哪怕是發展國內市場,仍然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主體作用,承認商業發展、市場經濟發展對促進中國社會發展的根本性作用。要承認經濟建設仍然是國家取得國際競爭力和獲得國際話語權的重要基礎,也是實現國家復興的重要物質保障。

                              因此,未來中國社會的發展,對于“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認知,仍需要借助市場經濟及商業發展的力量。經濟建設仍然是中國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我們需要進一步確立市場經濟、商業文明在中國社會的地位,保護好企業家及企業的創造力與創新力,承認他們通過各種創新滿足人民對于美好生活向往、通過商業優化社會資源配置并解決社會發展問題的重要作用,保護企業家與企業的積極性。

                              中國社會的政治理想是大同世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但在過去幾千年農業文明的實踐與探索中,似乎缺乏實現理想的物質保障。而過去幾十年中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社會實踐中,脫貧、人民生活不斷提升、中國經濟發展對于全世界發展中國家的啟示,已經證明中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主張,不僅帶來了經濟發展,對于人類社會的發展也有巨大示范與促進作用。

                              因此,“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僅僅應該成為現代社會建設的一種觀念、價值觀,還應該促使全新商業文明的形成。企業的本質是實現社會幸福,商業的本質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

                              (作者系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
                              老司机视频网